<option id="88pxz0"></option><bdo id="88pxz0"></bdo><option id="88pxz0"></option><optgroup id="88pxz0"></optgroup><sup id="88pxz0"></sup>
                              首页 公司名称 正文

                              万马登陆-草原天堂——呼伦贝尔

                              信息发布 2019年12月15日 5643

                              县城西北,洛北河下游,沿河而行,翻过崎岖陡峭的江边窑,右折逶迤而下,在群山簇拥间,隐藏着一个布依村寨,是为杨家寨。深入寨子,但见黑瓦青砖,水泥路面,间有平房,平平无奇,与其他农村寨子无异。由寨脚前行,走完最后一户,上见大山,植被甚好,其势压人,但无千年古树。忽听水声,潺潺而流,沿石梯下行,便见水沟,为村民淘米洗菜之所,上有树木遮荫,旁边稻田菜园,不过如此,与所闻大名似不相称。
                              然而沿沟前行数十步,壁立森严,茂林蔽天,渐有不同。两山相夹,大山崔巍、小山纤柔,中有小道,掩映于林间,鸟鸣相和,极为寂静,方见独特境界。
                              逆水而上,沟在峭壁之间,需侧身低头。时有流水漫过沟沿,间或开有下泄口子,水在乱石间穿行流动,水花四溅,水声龙吟,别有一番散淡风趣。转过山间,响声剧烈,突见一条白水,半空倾吐而下,水汽腾空、云蒸霞蔚。仰头上望,但见高处一洞,高不知几许、不可测其深,正是源头“白龙洞”所在。
                              半山之间,一洞突兀而出,已是令人称奇,更兼流水成瀑,不由感慨自然之妙。凝神闭目,但闻水声哗哗,激越清扬,使人顿感超凡脱俗。放眼四顾,对岸画廊依稀可见,十里铁壁环抱;山脚大河缓缓而流,沉稳而蕴悠闲。林啸风生、稻黄米香,天地间如此空旷寂聊,秋之韵意,莫过于此。
                              但见瀑急潭浅、水清无鱼、乱石阵列。攀越而上,无法究其穷尽;陡峭险峻,阻断探窥思想。游人至此多生怯意、茫然无措,以为杨家寨风景之奇,惟此而已。驻足神思、激扬感慨之余,往往寻求归途,却不知与玉箸双峰失之交臂,空留遗憾而回。
                              万马登陆以为杨家寨造化之独钟,神工之莫测,莫过于玉箸峰。由白龙洞下折向右,沿沟前行五百米,可见双峰于一片乱石中脱颖而出,比肩而邻、壁立千仞,日沾雨露、夜揽群星,傲立之态、潇洒奇伟,当地以“玉箸”名之,足见敬畏如神。
                              立于峰前,仰首双箸插于云天,默然无语,而又似倾似诉;群山环绕,上无飞鸟,只见青天白云,虚无飘渺。细查双峰之异,在于一峰及腰以上寸草不生,孤岩峭立,不假颜色;一峰顶有孤松,盘旋而上,遗世独立。峰之立不知百载千年、松之存不知何年何月,空茫之感,令人不禁泣下。
                              人间之境,凡有可观之处,多在人迹罕至之所,非有心人难以得见,非有缘者难得破解。杨家寨初见平平无奇,层层深入方显异特,稍有懈怠则失之交臂,错失则不得其妙,不存探究之心,便枉自行走一番。大抵人间之事,亦不出“无限风光在险峰”之论。感慨之余,以此记游。

                               有人欣赏四季如春的昆明,也许他喜欢暖和的环境。也有人欣赏车水马龙的大都市上海,也许他喜欢欢快节奏的生活。而我却欣赏“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地见牛羊”的呼伦贝尔大草原,那绿波千里,一望无垠,微风过,羊群如流云飞絮的大草原。
                              绿油油的草原在蓝天的眼下招摇着,那青草似乎欢迎着每一位路过他身旁的旅客,又似乎昭示着生命的永恒。连天的绿,海洋般的绿波,像大地上的天然织成的绿地毯,为红尘中的路人洗去红尘中的尘土。站在这只有草的世界里,闭上双眼,聆听着绿波的涛声,我才会明白“一碧万倾”的蕴意。仰望天空,白白的云多在蓝色布幕下休憩,时而飞过头顶苍鹰把你的目光带向那无穷无尽的苍穹。牛羊在绿地毯上游戏,牧民挥着鞭子,唱着小调,骑马从地毯上的这一头飞快的飞到另一头,微风掀起的衣襟才让人想到自己不是在画星,而是在茫茫的大草原上。
                              我欣赏呼伦贝尔,欣赏他那茫茫大草原。
                              太阳偷偷的落在了地平线,在那黄昏的天际边,彩霞染红了大草原,没一处都泛起了金黄,似乎在金黄的草原上又听到了铮铮铁骑的声响。“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毛泽东指点江山,在他那豪情的文字里,又看到了那位草原上的雄鹰的身影。出草原,破中原,入中国,越长城,进西欧。在雄鹰一般的远距离飞翔,让这草原的血液一次又一次的沸腾,让这草原的绿草长得越来越壮,让着草原上牧民的粗犷越来越响。
                              我欣赏呼伦贝尔,欣赏他那昏黄的金黄,雄鹰般的健壮。
                              位于内蒙古呼伦贝尔盟的呼伦贝尔草原,呼伦湖与贝尔湖像两颗灿烂的明珠照耀在他的两旁。这里没有黄土高原的千沟万壑,一片广阔平坦的蒙古草原上,可以看见着名的三河马,三河牛在原野上前进。世界上最美、最大、最没有污染的大草原,没有几个,但呼伦贝尔却是其中一个,美丽的自然风光令人心旷神怡。在呼伦贝尔草原旅游,可以骑马乘驼畅游草海,还可以坐“勒勒车”环湖漫游,可以临湖垂钓,可以入林狩猎,尽享草原风光。
                              万马登陆欣赏呼伦贝尔,欣赏他那美丽的自然风光,他那干净的大草原。
                              也许没个人的一生中有许多藏在心底的城市,也许没个人欣赏城市的角度不同。但对生活在水泥森林里太久的人来说,在这大草原般的城市里,也许没个人都喜欢自己与大自然握手。辽阔无边的大草原,绿草与蓝天连接在一处,牛羊与牧民在歌声中,踩着节拍在黄昏时刻,与夕阳一同走入那一片金黄的地平线。 

                              来源: 北京晚报 记者 孙颖 文并摄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