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年专注锂电池定制

频繁自燃后,蔚来主动召回、创始人道歉,新能源汽车还能火多久?

来源:钜大LARGE    2019-07-01    点击量:955

事不过三。

今年上半年,“爱玩火的四岁小孩”蔚来汽车,连发三起自燃事故。终于,在昨日启动了部分缺陷车辆的召回计划。

但在蔚来官方发布召回声明后没多久,网络上流传出一台蔚来ES8自燃的视频,这已经是蔚来ES8第四起自燃事故。

6月27日中午12时许,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了关于召回部分蔚来ES8的通知。下午1时许,蔚来汽车官方也发布了,关于召回4803辆ES8的声明。下午7时许,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在蔚来APP上表示发文致歉。

“为此,我表示深深的歉意。一直以来,大家对蔚来都抱有很高的期待和信任,出现这样的情况我很自责、也很难过。”

实际上,自燃问题不仅仅是蔚来汽车的个别现象,还有更多的涉事企业没解决问题,有更多带着安全隐患的电动车在路上“奔跑”...

随着国家补贴断崖式的下降,短期内新能源车企的盈利更加渺茫,产品力不足的企业将面临生死考验。

超四分之一的车有隐患

蔚来汽车:“我们是主动召回”

4月22日,西安一台蔚来ES8起火,这是第一把火。

经调查,蔚来将这起事故归咎于,“严重撞击”后内部结构破坏导致的自燃。但后来两个月,连续发生两起自燃事故,舆论开始发酵,蔚来汽车内部开始高度重视。

5月16日上海又一辆ES8冒气浓烟,6月14日湖北武汉又一台蔚来ES8发生自燃,再加上昨天宣布召回后的一起,总共四起。

对截止5月交付了17550辆ES8的蔚来汽车而言,这样的“自燃概率”颇为异常。要知道,本次召回的数量4803辆,占到了总交付量的27.37%,超四分之一。

李斌在蔚来APP上公开表示了歉意:“正是因为不敢辜负大家的信任,我们在决定是否召回时毫不犹豫。采用更换电池包的方式来消除安全隐患,虽然是代价最高的一种方法,但却是让我们最安心的方法。”

发布这条消息时,李斌的定位在福建福州的机场,也就是蔚来汽车电池供应商宁德时代总部所在地。显然,昨日的召回计划,是政府、蔚来、宁德时代共同启动的。

而关于召回缺陷车辆的原因,在国家质检总局、蔚来汽车、宁德时代的声明中,也都作出相应的解释:

事故车辆使用的电池包搭载规格型号为NEV-P50的模组,模组内的电压采样线束存在由于个别走向不当而被模组上盖板挤压的可能性。在极端情况下,被挤压的电压采样线束表皮绝缘材料可能发生磨损,从而造成短路,存在安全隐患。

对于召回的办法,蔚来汽车的换电模式,可以实现无损召回。

“首先我们电池是联网的,是可以定位到电池在哪些车上的,我们会联系车,去换电。换回来的,就即刻下线”。

蔚来汽车向邦哥表示。接到消息的用户,可以通过预约去换电站更换,或者服务中心更换,该更换计划为期两个月。

召回之后,蔚来汽车能否完全杜绝“自燃事件”的发生呢?目前来说,尚无定论。

但一次又一次的爆发质量问题,之前是续航不实、系统死机,现在又是自燃。蔚来的销量体现了消费者的焦虑,股价体现了资本市场的担忧。

在销量方面,2019年蔚来交付量开始出现持续下滑。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蔚来ES8交付量为3989辆,相比2018年第四季度的7980辆下降50%。在股市方面,周四蔚来早盘一度跌4%,收涨1.96%。整体股价从3月最高的近11美元,已经跌至2.35美元,最新收盘价是2.60美元,市值只剩27.37亿美元,相比巅峰时缩水近7成。

李斌曾这样形容,被各种问题困扰的蔚来汽车:“你不可能要求一个4岁多的小孩养家”。

从目前看来,这个曾经的“败家子”,开始学会了主动承认错误。改正结果怎样先不说,勇气是值得肯定的。

“这是成长过程中的阵痛”,蔚来内部人士向邦哥这样形容这次召回。

自燃已成常态?

传统车企转型之殇

自燃、召回,成了现阶段新能源汽车的常态。

据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质量发展局统计,2018年新能源汽车召回数量已超过13万辆,占据总销量比例高达13.5%。

而新能源汽车故障中排名第一的就是,电池过热导致自燃。

就连刚推出第一款量产纯电动车的奥迪,在前几天宣布,召回1644辆e-tron纯电SUV。奥迪声明称,车内电池组合充电接头间存在缺陷零部件,该问题严重情况下会导致火灾。

6月19日,重庆一辆长安新能源汽车自燃,现场工作人员用水枪对冒烟车辆进行冷却。长安汽车工作人员称,冒烟的时候,枪头是插着的。冒烟过后才取的枪头。

然而,新能源汽车频繁自燃的背后,不仅仅是电动化技术发展畸形的体现,也是车企们“赶鸭子上架”所带来的悲剧,更是整个行业大跃进所带来的“后遗症”。

比如长安汽车,2019年一季报显示,长安实现营业收入160.07亿元,同比下滑20%;净利润为亏损20.96亿元,同比下滑250.62%。

这已经是长安汽车连续第三个季度亏损,成为A股一季报的“亏损王”。

今年4月,长安宣布“第三次创业计划”。长安汽车三年来累计淘汰了21款低竞争力的产品,同时每年会把销售收入的5%,投入到产品研发中,加大智能化、新能源领域的研发力度。此前,长安汽车还启动了“香格里拉战略”。计划到明年,完成三大新能源汽车专用平台打造;到2025年,全面停售传统意义燃油车,实现全谱系产品的电气化。

“我认为传统汽车公司做电动车是有利益冲突的,他们现有的销售、销售的利润或者现有的投资与现有的费用,绝大部分都在传统汽油车里面的,一夜之间全换成跟电动车很难。”

此前,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在接受创业邦专访时表示,传统车企转型新能源有诸多的阻碍,并没有像大家所描述的“一夜之间造出特斯拉”那么简单。

力帆在转型电动化的道路上,也是一路“火光四射”。

在重庆长安汽车自燃事故的4天前,力帆新能源轿车在同一地点发生自燃。但是,力帆却将责任推卸给充电桩。

2018年8月,一辆力帆650EV电动车在广州街头自燃,力帆又将事故原因归咎于广州连日暴雨,此车辆被雨水浸泡超过2小时,导致电池微渗漏。

而力帆650EV这款车,并不是第一次闯祸了。

就在力帆650EV上市不久,力帆向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备案了召回计划,从2018年6月26日起,召回部分力帆纯电动汽车,共计6431辆。

而力帆650EV综合工况续航里程305公里,820EV为330公里,迈威EV为405公里。相较于燃油车,力帆的新能源产品的续航里程虽有着一定的竞争力,但其在安全性上却屡现问题。

上市即召回,显然力帆是“着急”了。

2018年力帆汽车全年销售1.02万辆,创造了近四年内的销量最低。5月更是实销1024辆,同比下滑86.6%。

新能源汽车方面,5月销量为108辆,前五月销量仅为1011辆,甚至卖得还不如蔚来、小鹏、威马好。

日前,力帆汽车6.04亿股股份被冻结,多家经销商选择退网。力帆的困境,或许就像汽车自燃那把火一样,即便扑灭了,也是满目疮痍。

政策成自燃诱因

外资企业带来新转机?

“部分车企在和新能源补贴政策退坡进行赛跑,所以留下了诸多安全隐患。”

中科院院士欧阳明高表示。“产品的质量问题是造成安全隐患的根本原因,新能源汽车在设计、制造、验证、使用过程中没有严格遵守相关技术标准和规范。”

部分电动汽车企业,为了解决续航焦虑而增加电池能量密度时,隐患自然也就随之放大。

目前市面上的电动汽车普遍使用三元锂电池,实际上就是将大量的高能量密度锂电池捆绑在一起。尽管电池企业和车企做了相应安全措施,但由于其物理特性,现阶段依然很难完全规避风险。至于各企业在高压线束,及其他关键部件方面的技术水平差异,也会导致隐患的可能性参差不齐。

而增加电池续航、能量密度的原因之一是,政策在倒逼。

6月25日,新能源补贴政策过渡期结束,新政不仅减少了国家补贴金额,同时还大幅增加技术门槛,其中就包括续航、能量密度的要求。

续航方面,工况续航里程250km以下的车型,一分钱补贴也拿不到。250km-400km档位车型补贴降至1.8万元、400km以上车型补贴降至2.5万元。电池系统能量密度方面,门槛、补贴力度也有相应的调整。电池系统能量密度从之前的105Wh/kg门槛提高至125Wh/kg,补贴倍数也有所下调。同时,地方政府补贴取消,致使整体补贴退坡幅度超过70%。

这边补贴下滑的挑战还没解决,那边外资公司的限制被放开了。

就在前两天,一份业内称为“白名单”的文件被工信部废除了。

在过去的几年里,该文件的制定一是为了促进国内电池产业的规范发展,二是为了保护国产动力电池企业。比如,江淮iEV6S就因搭载韩国企业三星所生产的电池,而无法顺利上市。

但有趣的是,这次“白名单”的解禁,业内人士纷纷表示欢迎。

动力电池巨头宁德时代向邦哥说道:“我们欢迎有技术能力的、尊重知识产权的友商,共同推动新能源事业的发展。”

“整车企业利润剧烈下滑,传统车下滑压力大,新能源车赔钱销售,日子艰难。此时面临补贴的大幅退坡,需要有效的引入竞争,降低成本。”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

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在朋友圈写道:“真是好消息,对新造车企业来说,资质和白名单是两座大山,白名单取消,意味着更多技术路线选择,更经济安全的动力时代的开始。”

写在最后

自燃,不仅仅是蔚来一家公司所存在的问题,而是整个新能源汽车行业在发展初期所遇到的困境,主机厂、供应商需要共同努力去解决、成长。

转型的阴霾未去,政策加速倒逼,在这个过程中必然会有公司遭遇失败,也一定会有公司攀上顶峰。

《哈佛商业评论》中有句话是这样说的:成功者与失败者的区别在于,他们如何处理失败。

钜大锂电,17年专注锂电池定制